九月 8th, 2010

 

没有想到小区门外的牵牛竟开成那个样子,特别是,明明已是秋天了。
不过,难道有人说过牵牛是夏日的花吗?不过是我的片面之见罢了。

我在阳台种的牵牛的确是在夏天开的,热闹了好一阵,最近寥寥了。那时我每天进出小区,看着门口的它们还只是一片绿秧秧,四面八方地长叶子,很得意了一下。想,那几棵被我挖回去“圈养”的何其幸运!
原来它们的季节在后面!

想起小时在外婆家,在废弃多年的猪圈的石墙上,爬满了牵牛的藤蔓。早上起来和外婆一起往东去,那儿有一个打麦场。站在空空的场子上,望对面很近的青山。只是一小段路,草上的露水就刷湿了脚面,不用说,牵牛的叶子和花也是湿的,仿佛夜里撒了一场细雨。正是这样的夏末秋初。

这样一想,我在高高的阳台所种的牵牛,早早地开了花,简直就是环境恶劣下的早熟!一扣扣的土不说,往上爬不久就被阻断了去路,真委屈死了!

自从种下了牵牛,每天早晨都跑去阳台看一眼。为的是那里有了可看的东西。
开始时是看小苗长了多高,后来是看花开了多少,有什么颜色。
而且,不看就好像有些过意不去似的。仿佛它们白白地开过了。
因为每一朵开放的牵牛,只有一个早晨的时光,之后便熄灭了。第二日又是新的一批,看上去与昨日无异。
我简直分不清我这样,到底是在恋花还是自恋。

小区外的花开后,我又转移了视线。周末两天早起,欣欣然跑过去,在花前流连一番。
看来看去,简直不知道该怎么看才是个好。

这样美的事物,人也就只能看看而已。所以,看看也就罢了。

This entry was posted on 星期三, 九月 8th, 2010 at 下午 5:49 and is filed under 流光正徘徊. You can follow any responses to this entry through the RSS 2.0 feed. Both comments and pings are currently closed.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