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月 7th, 2005

学期伊始,发粪涂墙。涂墙涂墙,涂涂涂。。。

很久没有读童话,昨天傍晚读了《柳林间的风》。
鼹鼠、河鼠、哈蟆和獾是好朋友。鼹鼠与河鼠热衷于河上漂流,
哈蟆迷恋旅行和豪华汽车,獾在野森林过着严谨的生活。等等。
他写得那么好,简单,生动,微妙,完全是朋友间的事,
很多地方想到我们在现实中。

然而它们的结局总是那么美好。
如果现实还有什么无法安置,就交给一则童话吧。

今天读完了自己一直想读的《伊壁鸠鲁的政治哲学》。
是对《物性论》的阐释。LL说为什么不读原著呢,其实是读了,
但读到一些阐释,才知道是怎么回事。而我开始只觉得迷人,
因为他竟然想着人们好像漠不关心的问题,比如“是什么让星辰运行”。

“那无限强大而无目的的自然,既创造,又毁灭,因为它,万物得以存在;因为它,我们得以生活。既然摒弃了那不可靠而虚假的信仰,为了更好生活,这就需要认识和接受自然的必然性。”

完全摒弃关于灵魂不朽或关于永恒的幻觉,面对必然性(要死性)的深渊,快乐生活。这大概就是他所说的,人配得上过一种神灵的生活。
完全赞同。

我好像从来没有相信过永恒。因为只有永不可得东西,才会如此让人着迷,忍不住说出来,说了又说。。。。

This entry was posted on 星期三, 九月 7th, 2005 at 下午 9:44 and is filed under 阁楼上. You can follow any responses to this entry through the RSS 2.0 feed. Both comments and pings are currently closed.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