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二月 18th, 2008

一秒,

又一秒,又一秒

我数着

从城市上空飞过的

时间的金羽毛

可是

我多么惊讶

它正在变化
几乎

变成了

完全的黑色

也几乎

飞不动了
停下来,喘着气
我定睛看

是什么挡住了

它的飞行

噢,原来是
空气中

有太多不利于
飞行的物质:

太多的

烟尘

太多的

无线电波

太多的

废弃不用的

梦想

太多的

这个国家中

不能高声说出的

意见或想法

(那些可以高声说的

如马屁,一出口
就会烟消云散)

还有

眼泪

最无用的

卑微者的眼泪

(混杂着几滴
不走运的

随声附和的眼泪)

还有
为数众多的
灵魂

虽然就单个来说
是稀薄的

据说只有12克

但一个一个

加起来
也很可观

何况它们

生前的痛苦

大大加重了自身的分量

因此
我的金色的

时间的羽毛

它怎么也

飞不动了
它从地球的东边
飞过来
一路轻盈地
唱着歌
却一头扎进了

我头顶的
这一堆,这一坨
这个光荣国度的
排泄物
恐怕连狗屎

也比它要纯净
一百倍吧

(这个国家
正患着严重的

消化不良症,腹泻)
我的
可怜的
时间的金羽毛呀
因此变成了

哭丧的
乌鸦的黑羽毛

在天空汇聚

一秒,一秒,一秒

一秒,一秒……
我数着
它的黑
直到那个
黑的不能再黑

的时刻
到来

This entry was posted on 星期四, 十二月 18th, 2008 at 下午 6:03 and is filed under 未完成的苹果树. You can follow any responses to this entry through the RSS 2.0 feed. Both comments and pings are currently closed.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