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月 29th, 2005

我的第一个念头是,暑假见不到琪琪了。这一个夏天过去,她得长多大呀。

给闪闪发短信,说我终于可以安心留在北京了,她说,好好工作呀姐姐。
她叫我去看工艺美院的毕业画展,还威胁我不去回后悔的,现在看来只好等着后悔了。
画展7月1号就结束,已经来不及了。

爸爸打电话给我,关于小妹妹高考的事。她考得其实不错,但来北京还是没有指望。
我问爸爸,是不是我抢了她们的运气。爸爸在电话那边笑了。

想起前年暑假我和妹妹一起去爬山。天欲雨,山木葱茏,我们走了很多很多的台阶。
我说等我工作了请她们坐缆车。那时我下定决心不读研了。时至今日,我还没有实现自己的诺言。

有一年暑假,在院子里乘凉,爸爸说,在家多呆几天吧,以后时间就越来越少了。
但我从来没有假期不回去过。因为不回去就难以安心。
每次一站到院子里,我都觉得有东西从脚下缓缓升起,就像被放蔫的花草重新泡进了清水一样。

我想有一个大院子,青石板铺路,其余就是自然的泥土,象现在我家的院子一样。
一棵玫瑰树,一人多高。一棵苹果树,年年结果。
一大群亲人,像现在一样,让我在心中一个一个默数。
一些远处的朋友,偶尔思念。

This entry was posted on 星期三, 六月 29th, 2005 at 下午 7:30 and is filed under 阁楼上. You can follow any responses to this entry through the RSS 2.0 feed. Both comments and pings are currently closed.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