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月 12th, 2009

我太容易自得。比如把房间收拾干净后,也会当成一件多么值得炫耀的事,怡怡然,欣欣然,等着有人来赞扬。哎呀呀,多么勤劳的一个人儿。可是,这不过是小时候的心思,多多干活来讨得大人们的欢心。久而久之,竟成了性格的一部分。像一棵树,怀着心思长,长成了空心的一棵。如何去说它的好歹呢。而今积习难改。与人相处,像是患了强迫症,强求他人而不得,兀自去做又觉着无趣,于是多有怨言。虽然是小小事情,也会忽然没了耐心,常想不如干脆独自一人,随性而为,看看自己到底是个什么样子。与儿时相比,如今明明长大长老了,却童心不死,仍怀着肥皂泡泡一样的期待,失望之时当然也更多。

话说昨天晚上拖地,很湿的拖把,把地上拖得水汪汪的。看着干净了不少,心里甚有一些小得意,打开电脑准备照猫画虎地比划几下瑜伽,忽而脚下一滑,结结实实地摔倒在地板上。好丢脸啊,而且很疼,最可耻的是摔倒在自己刚刚辛苦拖过的地上。于是坐着,很没有爬起来的勇气,好像立刻站起来是一件更丢脸的事。眼泪也来了,难以抑制。哭了一会儿后,觉得不再那么委屈了,才站起来去拿干抹布重新把地擦一遍。像什么也没有发生一样,比划了一会儿瑜伽的招式。其中有一节,太阳致敬式:双手合十,置于胸前:向赐予我们纯净的能量的太阳致敬。我心虽在余悲之中仍很有戚戚,庆幸自己没有因噎而废食,彻底摔趴下。

刚搬到三里屯的那个晚上,也曾摔过一跤。提着暖壶,边下楼梯边不知想什么事时入了神,从台阶上滑了下去。暖壶也碎了,人也傻了。然而和昨天一样,却都有一种奇异的感觉,从迷迷惑惑的昏蒙中,立时清醒,看到那一跤已成现实。

This entry was posted on 星期一, 一月 12th, 2009 at 下午 3:19 and is filed under 流光正徘徊. You can follow any responses to this entry through the RSS 2.0 feed. Both comments and pings are currently closed.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