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月 11th, 2009

愿我在这个世界上最后吸入的是月季的芬芳。

如同一种招魂术,它的柔润的气息将引领我返回人生的最开端。

那是一个五月的午后,月季花第一次开放。

从地上喷涌升腾的带刺的枝条,将盛放或紧锁的花朵轻托其上。

每一朵都在最高处,摇曳,流溢着馥郁的气息。

它从何而来,谁酿造了它,用什么样的材料,以什么不可思议的方法?

这一种转化的奥秘,或许正如即将展开的人生,然而那时我看不到。

当开始生活,生活仿佛在深海之底的一次跋涉,一团大雾中央的迷藏游戏。

只有月季花的香气,仿佛依稀的日光,穿越黑沉沉的海水和迷雾,照耀着来时之路。

This entry was posted on 星期一, 五月 11th, 2009 at 上午 10:26 and is filed under 流光正徘徊. You can follow any responses to this entry through the RSS 2.0 feed. Both comments and pings are currently closed.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