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二月 10th, 2009

        有一天晚上,我随L去她的一个朋友家。他住在东四附近的杂院里。在黑暗中转弯抹角了好几次,上了几个台阶,才来到他的门前。虽然看不见,但是我感觉到应该有一棵很大的树在头顶,或者那不过是黑暗造成的幻觉。一个男人来开门,我像一条尾巴一样无声无息地跟了L进去。
        房子很高,是旧式的,外面的一间是半圆形,客厅模样,里面一间是长方形,中间放着一张长长的桌子,堆着书、纸,四壁也是书。L和他说话,我假装自己不存在,细细地四处打量。
        这个房子可真高,墙皮剥落,在我们的头顶之上,高高的天花板下,似乎有什么东西在游荡,忍不住要抬头看。我打量他的书架,有熟悉的和不熟悉的,我根据这些书来判断主人的阅读趣味。
        在一张桌子上,我发现了一只白色陶瓷的猫咪,威武地蹲着,一只爪子翘起。这不正是我小时候家里桌子上摆着的那一只吗?在那只翘起的爪子下,有一个隐秘的小孔——这个猫咪其实是一只酒壶。在我上小学的时候,我曾经把它的头拧下来,把硬币和毛票装在它的肚子里。它成了我的储蓄罐。很高兴在这里又见到了它。竟然有一种神秘感,好像它专门跑到这里来见我一样。
        等L 跟他谈话完,我们离开了。外面没有光,一出门眼睛就像被黑布蒙上了一样。L在前面走,告诉我小心台阶。我本能地两臂前伸,像个盲人。我知道了自己有多胆小。
        很长时间过去,我开始翻我书架上的一本书。因为那天我在那位朋友的朋友的书架上看到了它,心念一动:我也有这本书,但买了两年多,还一直没有看呢。
        而这一次翻开,不仅没有阅读上的障碍,且似乎正是我所需要的。第一章讲的是莱辛,其中对与友爱的解释,令我对朋友有了新的理解。这个词,从前,凭着直觉,我感到它的珍贵,现在要更加珍贵了。 

This entry was posted on 星期四, 十二月 10th, 2009 at 下午 3:01 and is filed under 流光正徘徊. You can follow any responses to this entry through the RSS 2.0 feed. Both comments and pings are currently closed.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