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月 5th, 2007

和母亲一起走路,
去哪里,不知道
什么时辰,不知道
是否还有别的亲人在世
也不知道

路边有灌木 蒙着大路扬起的灰尘
多少人扬长而去
留下石头的房屋 低矮倾斜 
是年深日久 是抗拒 是不可抗拒
是年老的人 佝起腰身 要缩回地下

一架飞机 
从我和母亲头顶飞过
机翼挟裹狂风 
投下暗影在我们身上
迅疾 仿佛没有发生 

忽然 在不远处 
我们看见它头朝下 
插秧一般栽种下来
爆炸和火灾还没有发生
几十个人 静静地 等在飞机的腹中

我开始拨电话 手指慌乱 
找不到数字 也记不起号码
呼救的 平息灾难的号码 上帝的号码 
母亲朝飞机跑过去了
我的母亲,她朝失事的飞机跑过去了

可我多希望她留下来 搂住我的肩膀
轻轻对我说出这样的话:
看吧 ,孩子,飞机里没有人 
一个也没有 所以没有人
会被这场灾难伤害 连你也不会 
 

This entry was posted on 星期四, 四月 5th, 2007 at 下午 7:30 and is filed under 阁楼上. You can follow any responses to this entry through the RSS 2.0 feed. Both comments and pings are currently closed.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