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月 28th, 2009

六月酷热的黄昏
世间万物 度过了又一个白日
在城市的水泥大道上
暑气 寻找着可以藏身的草丛
和泥土的缝隙
像一群并非因为爱
而被生下的人 寻找着归途

在这一天中
我窗前的牵牛花的细蔓
紧紧缠绕着生锈的铁栏 
沿顺时针方向 又升高了一圈
仿佛空中有一架透明之梯
一股向上的引力
或一句不可知的魔咒
在暗中召唤

然而,这又是多么荒谬:
当牵牛在我的眼前 如行星
划过独一无二的轨迹
我大睁着盲人的双眼
依旧对生命的奥妙一无所知
我不知道如何才能读懂
那写在时间上的文字

夜来了,微风
溜入窗台,我深陷在懒惰
与重重借口之中
将昨日的生活又重复了一次
我的生命之舟,就这样,
在原地打着转 我仿佛失去了力量
而我春天种下的牵牛
却在窗外的黑暗中
向着星星的夜空行进

This entry was posted on 星期日, 六月 28th, 2009 at 下午 6:28 and is filed under 未完成的苹果树. You can follow any responses to this entry through the RSS 2.0 feed. Both comments and pings are currently closed.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