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月 28th, 2007

“无边的静倾听着我,我向希望倾听
泉水忽然转了,它和我絮语黄昏……”
                 ——保尔·瓦雷里

(一)
现在,我们一起来到日光之下
恒星靠近 温暖迎向前额

现在,我们可否一起回想,一件往事
你小时候,你更小的时候,你到来之前

一个神秘的源头,
一扇门矗立,朝向今日

……
是否到来之前的幽暗
让我们在明亮之中静默

(二)
不是一开始,就有花朵和纤长的叶片
白色球茎,也不是一开始就有

一开始,只是在虚无中,垂首而立
等待指针转到一个深远的方位

逐渐有了根须,有了投向水中的倒影
另一个影子投向苍穹

当一切都还没有发生时
我们就能确信,必然能够如此美好

但我们不知道,这一切如何得以发生
这从无到有的……

(三)
必须先躬身,才能向上托举
这轻盈的花冠,在水上
一级,一级,高于尘世

如此建造你的国,如此不遗余力
仿佛不是为了繁盛
而是为了在某一时辰,
开始衰败,从衰败之中再次抽取

(四)
生长,应该不是虚妄
看你如何,从球茎抽出花朵
我便学习,如何从自身抽取自身

只是,你有流逝的冠冕,
和温暖一样古老
我奋力托举的事物,
我仍不知晓…… 

(五)
是否果真如人们传说
你因被诅咒而囚于自身
因轻视爱而被诅咒

这些黄金的花冠,这些香气
这些仰面或倾斜的姿势,
和中心环绕的宁静
——你或许,并不爱

若往回走,就要再次与自己分离
若跑回陆地,你必流浪而无居所
为着寻求而不可得,逃避而无可逃遁

……
但已没有一条路分开水面
带你从静止跑回少年

This entry was posted on 星期日, 一月 28th, 2007 at 下午 6:44 and is filed under 阁楼上. You can follow any responses to this entry through the RSS 2.0 feed. Both comments and pings are currently closed.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