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月 11th, 2005

1、
请不要过分
相信空旷,亲爱的,
我们是封闭的小房间
晦暗不明

我们是自己故乡的橡子
瘦小,硬实
我们是树林边缘
夕阳斜斜照着的灰尘

逸出这条光带,便将
无从找寻.因此
我们所热盼的

少而又少,小而又小
所有的抚摸由肉体出发,
所有的理想由肉体实现。

2、
不用任何修辞
不对词语挑挑拣拣
也不乞灵于灵感
我想写下我的钟情

如同大自然毫不费力地
让泉水流淌
让鲜花盛开,如同
笑容绽放

我想写下我是如何
决心妥协,甚至于
如何掘开一口坟

我刚刚伸出的手掌
我刚刚思考的姿势
都是我渴慕的症状

3、镜子
镜子:一切幻觉之由来.
有望万物从你嘎然而止
世界因你而重重叠叠
感官因你而摇曳不堪
若非你的性格充斥四周
我将从何处认得我?
你将所有的邻居愚弄
像一个疯狂的主人
午夜音乐渐渐低沉、消失
这时从你的花园走出瞌睡的人们

4、
噢,我同你们有什么干系?
当我垂垂老矣,你们才
刚刚开始你们稚嫩的童年
而此后又过了多少年……

自从树林里响起美妙的琴声
(那是我从前遗失在此的)
喉咙的呼喊慢慢显得犹豫
(那是我开始犹豫?)
我们又过了多少年……

提琴哑了,在树林中,在砖墙内
仿佛有什么东西正在撤退
我意识到什么东西在思考——
就是我在思考,什么在沉醉
——就是我在沉醉

5、
主啊,你把根须扎得如此之深;
我是盲的,你便予我以触须
我是哑的,你便让土地番息如呐喊
我是聋的,你便让万物招摇如旗帜
我是无形无质的虚空,你便让我流动
于无边无涯的黑暗

6、
此后让我蜕尽自身
在一千次死亡之上再加一次
而在此之前,任由我悲痛有如
一个诗人,眼睁睁看着所有的
词汇笃病垂危

我已不再在我的心之舍存活
我已从一切抽身而出
在广布真知的宇宙中
我曾努力维持一出较高的悲剧
剧中我曾凝视着上帝如同
凝视着自身的甜美时刻

7、
你纵容你的眼睛
把万物搬来搬去,
弄得空间乱作一团
而所谓事件只是一些幻影
把视力栓起来吧
牢牢地栓在眉梢
那儿自然在向你凝聚;
头一回,你放下画笔叹息,为着
那个源头如此深远,
以致视线竟然模糊一片;
仔细想来,上帝扭过脸去,
盖尔波瓦便被拢进黄昏。

8、
请歌颂被期许的伟大
以及被应许的伟大,然后低眉
卑微地走进上帝之门吧——

而生活是那么傲慢,
从来不肯听人把话说清。

This entry was posted on 星期一, 七月 11th, 2005 at 下午 12:17 and is filed under 阁楼上. You can follow any responses to this entry through the RSS 2.0 feed. Both comments and pings are currently closed.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