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月 3rd, 2005

盲人之歌

我把喜悦和愁闷
都藏在指甲盖下面
我钟爱想象黑夜和死亡
白昼我知道,吵吵嚷嚷,
但我不知道光,

也许在你们想来
对我而言光明和黑暗
是同样的颜色
流泪和淋雨是同样的感觉
生活像一支箭,毫无阻力地投入空茫

但那我不同意。
我的困难并不更难,
而且通常我谁也不想念
谁也不指望
问题是:我怎么会死亡
如果死亡就像一束光?

聋子之歌

我对世界的理解残缺不全,
但后来变聋的比我更甚

我相信上帝,他对我无言地呐喊
我相信一切有声之物
虽然我听不见

我相信风,它不仅仅吹着我的耳朵
我相信情人的低语,
它们并非白白地说。

有几次,我竟然听见一些声音,
我猜是血液,在心里流动
是寂静,在说着呓语
是灵魂,在翻过身子轻轻叹息

厌世者之歌
那也毋需烦心,瞧我存心
做一个异数,却做不成。
我将如何抛弃我的财物
如果我的财物只剩一个音节:我?
我将如何闭上我的两眼
如果睁开眼睛也看不到更多?
我将如何从秩序中逃脱
如果我逃脱,总是逃向它的另一边?
我将如何宣称我厌世
如果我生来只是它的一部分?

瞧这个厌世者,他恍如
一个渐渐褪色的人。

流浪汉之歌

乍看起来,我们彼此竟
如此不同,但我们都不是
打家劫舍的好汉,好歹
我们也有我们的手段。

乍看起来,我们一无所有,
除了塞满全身的贫穷
和羞辱。没有谁比我们
更怨恶雨水和季风,如今
它们只是额头上的饰品。

我们是被丢弃的陵夷朝代
是被挽留的梦中之梦
是年深日久的尘土和污垢
是多种羞惭,多种借口,
多种停驻

This entry was posted on 星期五, 六月 3rd, 2005 at 下午 12:07 and is filed under 阁楼上. You can follow any responses to this entry through the RSS 2.0 feed. Both comments and pings are currently closed.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