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月 26th, 2006

在一个晴朗的傍晚
天空是深蓝颜色
啊啊阿 天空是深蓝颜色
我们仨 我们仨
朝面包店走去
它在天桥下 在天桥下
啊啊啊 面包的香味在天桥下
我们刚吃过晚饭
我们慢慢走 慢慢走
路过明亮的饭馆一个又一个
啊啊啊 我们仨 我们仨
朝面包店走去
我们拐过一个路口 
上天桥 上天桥
看到两个方向的车跑阿跑
啊啊啊 我们仨 我们仨
站在天桥上 面包的香味
就在天桥下
我们走到面包店门口
有人在卖葡萄 卖葡萄 
九月的紫葡萄 
有人打开玻璃门 
走进去 走进去
啊啊啊 有人打开玻璃门
走了进去
我们仨 我们仨
看见面包师傅的白帽子
啊啊啊 白帽子 
啊啊啊 白托盘
我们打开玻璃门 走进去
啊啊啊 打开玻璃门 走了进去
……
我们走出了玻璃门
啊啊啊 走了出来
每个人都装满了 装满了口袋
啊啊啊 全部装满
我们慢慢往回走
一个强盗说 多年后我们
会不会记得 这次抢劫 
 一个强盗回答 啊啊啊
只要我 一闻到面包的味道就恶心
啊啊啊 我就会想到今天
我们继续往回走
一直走到楼下
电梯里只有我们仨
啊啊啊 只有我们仨 
我们把赃物放在窗台上
等另外两个同伙回来
啊啊啊 她们两个不怕死的
一个带着感冒病毒去游泳
一个带着另一个传染的病毒
去上班  啊啊啊 去上班
我们仨 我们仨 
专心等她们快快回来
啊啊啊 面包的香味在窗台上
在窗台上 

This entry was posted on 星期二, 九月 26th, 2006 at 下午 8:36 and is filed under 阁楼上. You can follow any responses to this entry through the RSS 2.0 feed. Both comments and pings are currently closed.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