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月 4th, 2006

   
必须穿过一段喧闹的街道,才能到达湖边。有些地方,湖水是斑斓的,倒映着岸上的灯火;有些地方则幽暗,水波起伏,微光闪烁。有丝绸随风上下的轮廓,但人却不能涉足。只有光可以运行在水面上。如果没有这空阔的水面,这里必定也挤满了人群。但现在它不动声色地把人群分开,像是把空间扩大了——用于沉思。或者是用于沉默。水面上有低低的琵琶声,若隐若现。还有烟火,想必那船上有小孩子,或者是轻松快乐的心灵。至少这一刻如此。这是不是传说中的太平盛世?虽然到处都有灰暗的角落,和我们不能了解的苦痛。
   总是想起今年的元宵节。那是我第一次感到自己和这个城市,和我们正在经历的时间有一种关联。那天晚上北京解禁,整个城市烟花四起,炮火连天。站在街头,随时都会有烟花从身边冲上夜空。不管各个不同的人们怀着怎样的心情点燃了手中的烟火,当它们此起彼伏地在空中爆裂时,生成了一种作为整体的事物。它和硝烟一起在寒冷的空气中弥漫,让我感到快乐。或许它就是快乐。这样的印象之所以越来越清晰,是因为它和我当时的内心形成了最大的对比。有一种裹挟之力,但却让我更清楚地感觉到自己心里的忧伤。
   
无论如何,我们最终都会消融于这个整体,虽然我们根本看不清它到底是什么。就像我们现在坐在岸上,但我们却被面前的湖水深深吸引一样。它是不可知的。
   
可我想知道,那样一个不可知的我们毫无把握的整体,是如何和我们的内心相互映照的。它在人们的心里留下了怎样的影子。是不是我们心灵中一切细微的快乐、厌倦、怀疑、欲求等等都和它密切相连? 少年维特之烦恼,为什么他的烦恼不可消除,为什么他的烦恼成了那个时代最重要的事情之一。而我们自己的心呢,它到底在寻求什么?
    

This entry was posted on 星期三, 十月 4th, 2006 at 下午 2:31 and is filed under 阁楼上. You can follow any responses to this entry through the RSS 2.0 feed. Both comments and pings are currently closed.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