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月 30th, 2004

(一)
来吧,从流水中站出来,
跳进我小小的水杯
我要捧你在我的双手 轻轻转动
如一枚深秋明亮的果实

去吧,像移植一株花木
回到你水流的居所
除非打碎,我都是不变的容器
只是我的双手多梦,宛如孩童

(二)
来吧,我们一起去捡干柴
在房子中央,把炉火升起

我们是雨水打湿的扑克
面对面坐着,等温暖的火焰把我们
慢慢烘干

幸福呵,时间和潮湿一同流水
谁也不许转过身去

(三)
我曾经在一个房间跑动
跑动,带翻椅子
被空气缠住双脚

也许让我摔倒的
还有别的什么,只是它消散得
过于匆忙

我相信,仍然有真实的幸福
犹如桌子有弧形的拐角

This entry was posted on 星期六, 十月 30th, 2004 at 下午 6:09 and is filed under 阁楼上. You can follow any responses to this entry through the RSS 2.0 feed. Both comments and pings are currently closed.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