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月 23rd, 2009

A 每天扔垃圾时都会一阵难过。我怎么制造了这么多垃圾?那条臭水沟有我的一部分。
B 在茉莉未开之前,绝闻不到它的香味。我种的植物,除了牵牛,都不开花。这个茉莉,因此很有些默默的样子。
C  早晨发现牵牛开了,三朵,云烟样的轻紫色,在铁栏上。很想绕到阳台南面,去细细看,又恐碰到恶言老太:你觉得已过去的事,其实要很久才能过去。
D 昨天傍晚的雨,让早晨终于像个早晨。从银杏树下过,惊讶地看到,密密的扇叶下藏着,排排挤挤的小青果。令人几乎刹那忘却一切烦忧。银杏树,有人这样仰仗你的美,恐怕你不知道吧。
 我也看见,此时的玉兰树,丰茂碧绿,像是比春天时更美了;松树的松针,凤凰树细细的羽毛般的细叶,白蜡树舒展的枝条与亭亭树冠,都令人一见倾心。人怎么能与树相比呢?站在一棵歪歪的小椿树下,还须仰着头呢。
 我对一个院子的向往,已到了这样的地步:我已在那里凭空地种下了玉兰\木棉\银杏\蔷薇\紫藤凌霄苹果树。已装好了篱笆,安放好一张椅子,在树荫的下面。柔和的黄昏的光线,或是稀疏渐明的晨光。
G    我该做什么呢,为这些美的,和那些不美的。

This entry was posted on 星期四, 七月 23rd, 2009 at 上午 9:25 and is filed under 流光正徘徊. You can follow any responses to this entry through the RSS 2.0 feed. Both comments and pings are currently closed.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