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一月 8th, 2009

    在我的右边,大海在闪闪发光。早晨是阴天,现在是下午五点钟左右,云破日出。汽车在公路上飞奔,在拐弯时,我感到身体受到一股力量的控制,推着我倒向坐在我身边的人。一路上,我尽力保持着平衡,把脸朝向右面的车窗。我几乎是眼睛不眨地盯着那片银亮的无垠的水面。多么美丽的大海,我亲眼看见了它。
    在大海与柏油路之间,是一道长长的斜坡,长满了今年夏天的青草。此时天气刚刚入秋,这些草木依旧像夏日一样葱茏,但已沾染上了日落的气息。眼前闪过一个一个镜子一样的水塘,波光粼粼。这是本地人进行人工养殖的池塘,池塘既与海水相通,又独自形成一个小小的静止的湖泊。在这些小湖泊上,有白色的水鸟滑落下来,荡起一圈圈的涟漪。
    好像某一个二分之一秒钟的事,我感到光倏忽改变了颜色,在浅淡透明的金色中,调入了暖暖的黄。天地因此也忽然换了一种样子。大海依旧在我的右边远远地闪着亮光,但颜色变得浓郁了。在有夕阳铺陈的水面上,是锦缎一样波动的异彩,而更多的地方则在慢慢地转入黑暗。我依旧死死盯住海面上正在下沉的夕阳。我本能地觉得,也许在我凝神贯注的视线里,这些美丽的景象不会消逝的那么快。我像个小学生一样,想把这一切在脑海里都默记下来。 
    以后我们再来这个地方吧。骑着自行车来。我说。 
    如果我不是这样坐在一辆飞奔的汽车上,时间也许不会过得这么快吧。

This entry was posted on 星期日, 十一月 8th, 2009 at 下午 9:44 and is filed under 非小说. You can follow any responses to this entry through the RSS 2.0 feed. Both comments and pings are currently closed.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