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月 25th, 2010

我终于

越来越温柔

我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

也不知该如何反抗

这种大自然

赐给我的属性

 

还有许多

其他的属性

也暴露出来

就像钢铁

发现自己竟会锈迹斑斑

在红色的油漆被雨水冲刷过之

在它标志的文明

沦为废墟之后

 

我怎么办

我并不总是我自己
——可谁又是?

因此我时常怀念

月亮地里的那个女孩儿

紧握着弓箭
闪过山野的树丛
她还在吗?

This entry was posted on 星期四, 三月 25th, 2010 at 下午 3:02 and is filed under 未完成的苹果树. You can follow any responses to this entry through the RSS 2.0 feed. Both comments and pings are currently closed.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