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月 23rd, 2006

珠帘秀是关汉卿时代一个女艺人的名字。
关于她的故事,偶不大清楚,但单凭这个名字,已隐约可猜想其才华风致。
想起她是因为在一家茶舍看到一挂帘子。
这副帘子用一色的枣核串就,握在手中,有压迫手掌的下坠之感;
撒开时则细线摇荡,有细小而坚硬的撞击之声。

偶粗粗估算了一下,这挂帘子至少用了四万颗枣核。
偶又大致想象了一下四万棵枣树是个什么情形:至少至少也要覆盖一个小山包。
而每一棵枣树都会结出远远大于四万的果实。如此如此推算,以至无穷。

看它们现在都被穿了心,静静地挂在房屋之下,另有一种让人倍加珍爱的意味。
这是不是因为,它们作为种子的死亡,让人看到了它们各自隐藏着的、
可能实现却永远无法实现的那个图景?

This entry was posted on 星期三, 八月 23rd, 2006 at 上午 2:14 and is filed under 阁楼上. You can follow any responses to this entry through the RSS 2.0 feed. Both comments and pings are currently closed.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