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月 2nd, 2010

      早晨,文广同学的脚一放到地上,就听到哗的一声。完了,又被水淹了。前前天半夜,楼下的人上来敲门,说他们的房顶往下漏水。这是肯定的,因为我们地板上的水响得哗啦哗啦的,快能养鱼了。折腾了半天,总算把水都清理掉。十二分地愧疚楼下的人半夜三更跑上来砸门。原来是厨房的水管老化了。第二天折腾了一上午,总管貌似没有什么问题了。……没有想到,昨天晚上又漏了。首先想到楼下的人,这样点滴到天明,这回怎么没有发现呢?是不在家呢还是没有起床呢?一面乱猜,一面清理地面,把床底下的盒子箱子又搬出来,晾在阳台上,形同昨日。
       正好,今天文广不用上班。我吃完早饭就出门了。因为是一个人走,所以格外开心——当然是,一面开心,一面觉得自己怎么这样啊,好像人家是个多大的包袱似的——然后我发现,其实漏水这件事,从一开始都没有影响到我的情绪。从前我是多么急躁的一个人哪,碰到这样的事,特别是睡意正酣时被抓起来,肯定要懊恼,可是实际上,我不仅一点也不烦恼,好像还挺欣然。轻手轻脚地收拾眼前的乱象,耐心地恢复被打破的秩序,仿佛其中有什么乐趣似的。这可真是活见鬼的事啊。
     “这是生活的正常现象。”听听,这像是我说的话吗。
       话说今天的天气真是太好了。三月份的第二个早晨,树木的枝干上还残留着前日的雪迹,地面潮潮的,微风中飘着记忆中最熟悉的早春的气息——每逢碰到这样的好天气,在阳光里走,我都觉得自己对世界,简直别无所求。

This entry was posted on 星期二, 三月 2nd, 2010 at 下午 1:31 and is filed under 流光正徘徊. You can follow any responses to this entry through the RSS 2.0 feed. Both comments and pings are currently closed.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