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月 3rd, 2009

有趣儿的事 
     昨天晚上准备煮肉丸子,所以特特地要去小区门口的蔬菜店里买一些蒜苗和香菜回来。我像这样吃饭特别得瑟的时候毕竟不是很多。可是这回的特殊之处在于,我想把从老家带来的肉丸子煮出小时候在乡村集会上吃过的那种味道,所以香菜和蒜苗必不可少。而且,我多少从一些朋友身上学到做饭时认真带来的快乐。
    小店年后刚刚开张,顾客盈门,我在货架上找来找去,只找到了一些疑似蒜苗的蒜苗,问店主人这就是蒜苗吗?他说,这就是蒜苗,是今年的新蒜。我满腹狐疑地拿了一棵,仅仅是一棵,香菜若干,付钱后一路飞奔回家中。闪闪看到我手中的蒜苗,惊叫出来,姐呀,你怎么买了棵水仙回来?啊,我终于明白过来自己的怀疑是怎么回事了,原来真的很有可疑之处。掐一些叶子,咂摸一下,果然没有一点蒜味。年前有朋友看到我养的一盘郁郁葱葱的水仙,误以为是蒜苗,难道还真有错把水仙当蒜苗呀?为了揭穿真相,我又来到了两分钟前刚刚离开的小店。店主人坚持说,这是青蒜,就是这样的,白色的根也可以吃。我满腹狐疑,无可辩白,把那棵疑似水仙也疑似蒜苗的植物换成了香菜若干。虽然没有成功地造出那种记忆里的味道,好像也并不遗憾。因为这个事情让我觉着很有趣:到底那种植物是什么呢?

疑惑的事:
      本来我是很喜欢跑步的,从前在学校的操场上,最多的一次跑到了一万米,虽然是一种很慢很慢的跑法,也是对耐力和信心的一次训练。还有就是跑步带来的情谊。和一位好朋友,常常约了一起跑步,操场的北面有一棵大槐树,春天时花开似雪,每次我们从那里跑过,都一致地放慢步伐,从槐花的香味中慢慢地穿过。这一位朋友如今已很少见面,但偶尔想起时必定想到一起在操场上绕圈儿的春天。去冬很冷的一个晚上,和另一位朋友在校园里逛,二人冻得不行,于是提议一起去操场跑步。西操场开着门,不多的几个人。我们开始跑,在起步的一段时间里,我寻找她步伐的节奏并试着调整自己。因为如果两个人一起跑步而步伐不协调,那种错杂而非一致起落的脚步声会让人感到很别扭。在跑过半个操场后,我看见半个月亮明晃晃地在半空中,好像突然出现的一样。急忙提醒她看一眼,她说,早看见啦,就是不告诉你,好一人独享!没想到是这样,好在月亮不能被她揣兜里,那我就真看不到了,不禁莞尔。
     疑惑的事情是:我一直觉着跑步好,可是自从听到城市污染严重跑步更不利于健康这种说法后,我不再能够像从前一样了。也许我并不真的相信那种说法,但也许我还是真的相信了。而当我越来越远离这件自己喜欢的事,我竟然感到一种全面的衰退,像一台打不着火的发动机。

This entry was posted on 星期二, 二月 3rd, 2009 at 下午 12:34 and is filed under 流光正徘徊. You can follow any responses to this entry through the RSS 2.0 feed. Both comments and pings are currently closed.

One Response to “生活笔记”

  1. ziyue Says:

    水仙能和蒜苗一个价钱吗?飘过~
    今年的大蒜太便宜了,我们那里地头上扔得都一片一片的,卖不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