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一月 28th, 2008

    抓到一只小虫,只用拇指和食指轻轻压住,它就再也挣扎不掉。仔细看,它好像在低头咬,用尽力气的样子,但我浑然不觉。它太小了,它的嘴巴当然更小,牙齿自不必说,就更更更小了。又见它扬起头,抻着脖子,像一头牛使劲气力,要挣脱压在身上的巨石。这一回我感觉到了力量,来自它,虽然何其微弱。我一直举着这只小虫,放在眼前,但依旧看得不太清晰。它的分叉的触须动来动去,像机器人摇摆的天线在发射或寻找着信号。它有没有发出求救的信息呢?有它的同伴知道它身陷危境吗?它自己怎么想?

    想着前几日看得那个动画短片,镜头不断推进,在水底的一段树枝构成的丛林里,生活着一种细小美丽的鸟类,头戴羽冠,悠然来去,在属于它们自己的宇宙中,而这宇宙是我们的目力所不及的。因此而感到惊异,原来还有另一个世界呀。

   这只疑似蟑螂的小虫,在手里逗留了半刻,终于不忍心将其置于死地了。问朋友怎办,答扔到窗外去。再好不过了,于是听见他开窗户的声音。对于那小虫来说,窗外可真是另一个天地了。只不知道这半刻中的苦命挣扎,用了它生命时间的几分之几。

  

   然而今天早上,正要去洗脸,又见地上有一只虫子,疑似昨天那只小虫长大了的模样。我一脚下去,它在劫难逃了。

This entry was posted on 星期五, 十一月 28th, 2008 at 下午 6:38 and is filed under 猛虎与蔷薇. You can follow any responses to this entry through the RSS 2.0 feed. Both comments and pings are currently closed.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