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月 16th, 2009

     一台转空的机器,在一张黑色的办公桌上运转了一上午,开始出现眩晕的症状。它梦见自己是一头奶牛,抬腿出了办公室的灰门。在街区花园的草坪前,犹豫着,摇着想象中的长尾,驱赶蚊蝇。
     看不到绿地管理员,它伸出一只前蹄,试探着踏了进去。小心得像踩在翠绿的玻璃上,但却是柔软的,草根细细绵绵的湿气涌上来,裹住了,像一个亲吻。它默默地想了一会儿,将第二个蹄子也放到草地上。于是又得到了一个,吻。
     当四个蹄子都在草地上时,它感到自己不存在了,但却依然能感到草坪是这样墨绿,在随着细风微微地起伏。
     它不知道怎样再移开四蹄,不过它还是又得到了一个草地之吻,有一些痒,因为正好踩在一朵蒲公英的小绒球上。奇怪,这么小的绒球,竟然能触动它厚厚的蹄甲,好像它不过也是一颗蒲公英的绒球而已。
     可是竟然没有看到它吗?在旁边街道上来来回回的车窗里,竟然没有一个人发现这儿有一只白底黑花的奶牛,在高楼之间的草地上悠然漫步,却完全不属于这个地方吗?难道他们以为那不过是正午时分的十秒钟幻觉?

This entry was posted on 星期四, 七月 16th, 2009 at 下午 2:43 and is filed under 变形记. You can follow any responses to this entry through the RSS 2.0 feed. Both comments and pings are currently closed.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