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月 27th, 2008

   
高琪琪现在已经有小姑娘的模样了,从前一直是小毛孩儿。最重要的是,她现在有了自己的意志。既会消极抵抗,也会积极抵抗。常常一个不留神,就不见了踪影。问琪琪你去哪了,十声九不应。可谁不知道她上哪了呀。她每天最牵挂的事,就是拿了钱去小店铺买零食,小酸糖之类。在她和柜台之间,好像有一根弹力不错的橡皮筋拴着。更不爱吃饭。任她妈妈和妈妈的妈妈威逼利诱,仍不为所动,只举着勺子,在碗里蘸一下,再送到嘴边蘸一下。我大怒,高琪琪,你这么不听话,赶紧回你家去吧!她将身子一扭,瞟来一眼:我不管!我怒目相向:你不管什么,这是我家,不是你家,在我家就得按我家的规矩,好好吃饭!她照例将身子一扭,回答:我不管!完全不把我的愤怒放在眼里。

   
还没有上学时,琪琪对外婆赌咒发誓:婆婆,我上学了就好好学习,别人都睡觉了,我也要看书!琪琪这话,是说给她舅舅听的。我妈妈自是高兴她有这般觉悟,比她舅舅可是强多了。上学后,琪琪果然很高兴,觉着学校非常有意思。就是早晨外婆唤她起床,只见她哼一声,脸又转到墙根儿继续睡去了。问琪琪你不上学了?答:我不上了。

   
去送琪琪上学,还有一个更小的小姑娘同行。和她们一起,我觉着自己像个沉重的巨人,走起路来普他普他地,山摇地动。而她们则蝴蝶一般,脚落在路面上只是偶然。她们在飞行。有一次,琪琪跑在了很前面,我紧追几步跑起来,琪琪在前面大笑:我姨姨会跑!我赶紧停下,竟有点暴露弱点的羞愧。

   
到学校后,一直送她进了教室。四排歪歪斜斜的桌椅,中间间隔得很窄,琪琪坐在最后一排。她坐的板凳是我们小时候依次坐过的,上学的时候搬去,放假了搬回家。桌子是舅舅用过的旧桌子。琪琪说,姨姨你不要走!边说边一直拽着我的手,样子很是凄楚。我顿时心软,又有点洋洋自得:看你在家里把一家人气得冒烟,到这里还不是乖乖地。琪琪说,姨姨你给我一块钱。我说我身上没带着啊。她眼泪就出来了。我真的没带钱。离上课还有十几分钟,周围的小孩子们都在吃零食。琪琪的书包里也带着,但她更想去商店自己买。她撅嘴坐在凳子上,眼泪汪汪。

    
上课铃响了,我从他们的希望小学出来,看见孩子们麻雀一样扑棱棱地往教室里跑,尖叫、欢笑的声音消失了。我离开这样的地方才有多久啊。

    
下午我去接琪琪放学。小时候我们都是自己上下学的,现在的孩子都开始接送。因为上学的年龄提前了,也因为好几个小学合并到了一所希望小学,很多孩子路途遥远。不仅飞跑的卡车很危险,陌生人也很危险。琪琪远远地看见我,大叫一声“姨姨”就飞过来,快乐如小鸟一样。我一下子也高兴起来,有一种自己就是伟大的鸟巢的幻觉。但一分钟后,她就不理我了,一个人闷闷地走在前面。我完全不知道哪里得罪了她。问她,她远远地躲着,好像不认识我一样。

  

This entry was posted on 星期六, 九月 27th, 2008 at 上午 9:31 and is filed under 猛虎与蔷薇. You can follow any responses to this entry through the RSS 2.0 feed. Both comments and pings are currently closed.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