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月 15th, 2009

1.盲人摸象

当我们开始生活
就是开始在一场大雾中摸索
几乎完全地丧失了视觉
小狗一样匍匐在地上
用鼻子寻找食物 水源
一个安全温暖的所在
即使双手携握的人
也渐渐忘记了彼此的面貌
然而这一场迷雾
或许正由我们自己所造
—— 当我们开始生活
就是开始蒙上了眼疾

2.天上的鸟

什么不能住在
蝴蝶的翅上或云杉的树梢

如果像鼹鼠
在地下打洞
至少会听到黑暗深处神秘的声响

但我们
不是生在
一片真实的土地上
我们的出生地是一张纸
被任意涂写,打满了禁止的红叉号

不要再带孩子们来了
它们将只能哭着 悬在出生的半空
或掉进墨水般又臭又黏的河里

我曾认为在世上我所需甚少
现在才知道,还远远地——不够少
我真该像圣经中的飞鸟
既不种,也不收
住在城外的垃圾山上

This entry was posted on 星期三, 七月 15th, 2009 at 上午 10:25 and is filed under 未完成的苹果树. You can follow any responses to this entry through the RSS 2.0 feed. Both comments and pings are currently closed.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