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月 25th, 2005

小时侯,奶奶对我说,神在明处呢。
因为神在明处,她每天都要给他们磕头、烧香,乞求保佑全家平安。
有时我生病了,她也会向她的神请求让我早点好起来。

现在想起她的话,忽然悲哀。神在明处,另一层含义不就是:我们在黑暗中。
因为在黑暗中,所以需要在明处的神来照顾,或者说指引。
孩子照看他们的玩具,大人照看孩子,神照看大人。
神呢,神自己照顾自己。这个世界有这样井然而美丽的秩序。

但是,这是不是一场幻觉。从自己的黑暗出发,设想了一个光明的所在?
人甚至能靠对彼岸世界的想象生活,却不能完全生活在此岸。
因为他总是在质问,包括脚下立足的根基。而此岸永远给不出一个必然在此的原因。
没有为什么。一切都莫名其妙。

神为我们挡住的是冲向虚无深渊的道路。
但我们推开他,朝那个深渊前仆后继而去……

小鬼说,暗恋是一个哲学问题。糟糕的是,凡哲学问题都很难得到解答。
他是另一个存在,仿佛在明处。
因了这样的设想,我把现在的一切都看成暂时、过度,看成快乐或悲伤的回忆。
但我知道我永不可到达。

This entry was posted on 星期三, 五月 25th, 2005 at 下午 4:13 and is filed under 阁楼上. You can follow any responses to this entry through the RSS 2.0 feed. Both comments and pings are currently closed.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