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月 13th, 2006

screen.width/2)this.width=screen.width/2;’ >

秋日将至及对父母的思念 
                       阿米亥

不久秋天就要来临。最后的果实业已成熟
人们走在往日不曾走过的路上
老房子开始宽恕那些住在里面的人
树木随年龄而变得黯淡,人却日渐白了头
不久雨水就要降临。铁锈的气息会焕发出新意
使内心变得愉悦
像春天花朵绽然的香味

在北国他们提到,大部分叶子
仍在树上。但这里我们却说
大部分的话还窝在心里
我们季节的衰落使别的事物也凋零了

不久秋天就要来临。时间到了
思念父母的时间。
我思念他们就像思念那些儿时的简单玩具,
原地兜着小圈子,
轻声嗡嘤,举腿
挥臂,晃动脑袋
慢慢地从一边到另一边,以持续不变的旋律,
发条在它们的肚子里而机关却在背上
而后陡然一个停顿并
在最后的位置上保持永恒

这就是我思念父母的方式
也是我思念
他们话语的方式

This entry was posted on 星期三, 九月 13th, 2006 at 上午 10:31 and is filed under 阁楼上. You can follow any responses to this entry through the RSS 2.0 feed. Both comments and pings are currently closed.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