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二月 1st, 2009

      在珠海的小妹三天两头地想罢工,要撂挑子。我不知道如何劝说她,也许她的工作对她来说的确很难,也许是她的心太不安宁。我的母亲说,那些在山坡上砍柴的人,他们也不想砍。这是肺腑之言,那些在地里哈腰弯背挥汗如雨的人,也并不想顶着大太阳呆在地里。这个道理有什么好讲的:人无法逃避自己的生存。
      的确,我们多半会把问题归咎于环境,是环境越来越差了。树结不出果子,人也活不下去。但是这样的时代由来已久,并非单单我们所在的是一个乱世,并非单调乏味只找到了你的门上。但是有的人,的确比我们更能承受或更富有转化的才能。
      有时我坐公交车,会非常留意观察那些售票员。有好几次我都在心里自惭。因为我想,倘或是我,这样的生活是无法忍受的。在一趟来来回回的车上,在塞满了人的车厢里,反反复复地报着站名,说着一样的话,还有比这个更烦人的差事吗?但是我的确看到有些售票员态度很好,微笑着叮嘱上下车的乘客。我见到过一个开电车的女司机,打扮得很时髦,体贴地招呼一位老太上车时小心。记得当时我的心里非常高兴,看,有人这么热爱她的工作,尽管是一份可以牢骚满腹的工作。
      在我还没有毕业的时候,暑假去一个小公司打工。那份工作当然没什么意思,但是我坚持做完了一个假期。那是一个酷热的暑假,我骑着自行车在北三环上飞跑,鼓励着我的是即将得到的一个半月的薪水。我这样换算了一下。我的父亲,每一个月有六百块钱的工资,而我有一千八百元。那么我每工作一天,就等于他工作了三天。我有什么理由不做这份工作呢?而我父亲的工作,不用说,比我的还要乏味无聊。但是这么多年来,他最怕的事情却是失去它。
      或许我过多地继承了这份现实感,以及农民式种瓜得瓜种豆得豆的思维。我相信勤勤恳恳地做事是第一位的,不光是为了谋生,更是一种和世界相处的方式。我讨厌那些任何事都不用真心的人,那些看世界的眼光很冷淡的人,那些感到和什么都没有关系的人,那些对外界要求很高而不从自我做起的人。
      但是,我并不是说我有多高明,那些不劳而获的人可以说自己更高明。我只是说,人总该承担自己的那一部分。什么也不想做,就是在耍赖。还要再加上XXXX的名义,那简直就可耻了。
      我这么一顿棒喝,估计小妹看到都要眼泪汪汪的了。不过,我这些话里面,有很多是自我批评。每当我有不良思想时,都是这么进行自我教育的。

This entry was posted on 星期二, 十二月 1st, 2009 at 下午 9:47 and is filed under 流光正徘徊. You can follow any responses to this entry through the RSS 2.0 feed. Both comments and pings are currently closed.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