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月 22nd, 2009

感觉中,只有农历新年过了这一年才算过完。所以我现在很有年终之感,尤其是明天忽然不用上班了,同事们都走了,朋友们早走了。各有去处哪。而这个下午我坐在这里,有些百无聊赖。我还没有学会消磨时光而内心自在呢。距离明晚的火车,还有长长一段时间要打发掉。

有好些事,试验了才知道。就这样,我发现自己越来越信任经验了。比如,我心里总在想,总有一天我要再过上自由的贵族生活;可是昨晚回家,某人已乘火车去,我却发现自己似乎并没有解放后的愉悦。电脑开了又关了,没有我需要在上面完成的任何事。书根本没有打开。我曾经多么盼望一个人安静地或者装模作样地学习一会儿呀。可是我根本什么书也不想看。电视剧帮我过到了晚上九点多,然后把自己完完全全地交给了睡意。直到早上八点钟它仍旧帽子一样戴在我的脑袋上,怎么摘也摘不掉。这个事情对我好像一个小讽刺。然而也没什么大不了的,人总是以为自己是这样的,事实上却是那样的。

恋爱是一件需要想象力的事。如果你看到的A 就是A,那你怎么会爱上这个A 呢?
可是所谓的想象力是什么呢?大概就是使A大于A的东西。

This entry was posted on 星期四, 一月 22nd, 2009 at 下午 2:13 and is filed under 流光正徘徊. You can follow any responses to this entry through the RSS 2.0 feed. Both comments and pings are currently closed.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