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月 4th, 2006

收到JJ的信,其中写到他为朋友贺婚写的一副对联:耻不风尘为剑客,恨非乱世作书生。横批是:结婚了吧。然后问我有趣吗。简直绝倒。不但有趣,且甚合吾意。不过必须揭穿的是,这对联表面上全是强迫,暗自里尽是情愿。扯这么大一个幌子为自己辩白,难道结婚是件很不体面的事吗?

写对联的JJ,同时告诉我他喜欢的女孩儿三月一号答应嫁给他,更见他对联写得不实诚。若不是天涯海角,定要取笑他这般心非口是,欲盖弥彰。不得已,又让厚道占了上风,偶给他短信说,如果一个女孩子答应嫁你,要让她感到世界的丰饶和希望,至少带来尘俗的欢乐。(阿,阿,偶这么严肃地说这些话,想必一些人要看吐了,见谅!)他回说我总是一针见血(果真?),说自己会尽心尽力的(这个偶完全相信)。

“世俗的秩序应该建立在幸福的观念上……因为在幸福之中,所有尘俗的东西都在朝向自身的毁灭,而只有运气好的,才让这种注定的毁灭找到它们。……为这种消亡而奋斗,甚至为了那些本来便是自然的人生诸阶段而奋斗……”

“让我们毕生友爱,阿门!”JJ说。深沉无比地,偶又把原短信回给了他。
“让我们毕生友爱”,我愿意对每一位朋友说出这个愿望,即便落一个被人耻笑太过煽情的下场screen.width/2)this.style.width=screen.width/2;’>。

This entry was posted on 星期六, 三月 4th, 2006 at 上午 10:56 and is filed under 阁楼上. You can follow any responses to this entry through the RSS 2.0 feed. Both comments and pings are currently closed.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