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月 20th, 2008

   
坐在久违的教室里,虽然是去考试,但我并不怎么在意。有些东西让我紧张兮兮,甚至是看不见摸不着的,凭空地与人争论要辩个黑白,有些则完全不能。比如考试,现在怎么也不能让我上心了。

   
可是想当初,高一的时候,考场简直就是我的命了。眼看着时间一分钟一分钟过去和空白的物理数学试卷,有一种濒临绝境的感觉。但在那时我没有一次想到,考不好没有关系,考试对于人生并不重要。我想的永远是,这次考不好,下次不能再这样了。

   
而这让我想到,我们的思维是有限制的。每一时刻,它都处在三面墙围成的死胡同中。你那么想,是因为你只能那么想;而不是你既可以那么想,也可以不那么想,而你选择了其中的一种。所以当有人在我们思维的绝壁上凿了一个洞时,我们会如获新生。但也要看清楚,那是一个真的洞呢,还是貌似一个洞,后者只会引诱你去撞墙。

This entry was posted on 星期一, 十月 20th, 2008 at 下午 12:17 and is filed under 猛虎与蔷薇. You can follow any responses to this entry through the RSS 2.0 feed. Both comments and pings are currently closed.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