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月 10th, 2007

    我是一个买椟还珠的人。我并不爱那些珠宝,只爱那些木头盒子、金属盒子、象牙盒子。所有雕饰精美、看上去别致的盒子都能吸引我。我的愿望是到世界各地旅行,到最繁华的城市,专门寻觅和收藏这些对我来说的宝贝。我要当着珠宝商的面,把里面价值连城的珠宝都倒在大街上。我不在乎这些花花绿绿的珠子。
    通俗意义上说,我曾经是一个富豪,但这种嗜好很快让我穷困潦倒。当然,穷困潦倒也是通俗的意义。因为我有成千上万的盒子,堆积在房间的各个角落,它们就是我的财富。一个里面套着另一个,另一个里面套着另另一个。我将它们一重一重地打开,为这个纯粹形式的进程感到快乐。它似乎没有穷尽。当然,我知道最后一个盒子早晚会到来,打开它还是空空如也。那时,将再也没有什么可以打开。这令人颓靡,也令人振奋,会促使我去寻找更多的盒子,以扩展这个进程的长度。我要克服在最后一个盒子里放置某种东西的冲动。这不是我能放置的。什么东西如此珍贵,处于这个进程的终结之处,我无法回答。或许空空如也更让人感到某种安慰。
    我想我一直没有学会交际,但也许是所有的人都是如此。这种奇怪的嗜好不过证明我更差劲一些。盒子是这样一种事物,通过对空间的封闭实现一种绝对占有。对自我的绝对占有。盖上盖子,太阳的光芒消失,随之消失的还有外界通用的一切法则。时间的法则,价值的法则。在盒子里,会有新的时间生成,专属于这一个小小的空间,它怎么行进、以什么样的方式,都将不再为人所知。这也意味着同时诞生了一个新的世界。
    我最终想得到就是这样一个小盒子。我猜想每一个人都想得到。这种愿望和我们打开它的愿望是一样强烈,一样无法克服。一个盒子被打开后,首先开始的是时间的对流。大的时间吸附小的时间。神的时间吸附人的时间。但只有看到不朽之后,我们才能看到自己的时间。随之而来的是,为我们自己短暂的时间建立信心。命运是打开盒子之后所发生的事,是一种后果。

This entry was posted on 星期六, 三月 10th, 2007 at 下午 8:34 and is filed under 阁楼上. You can follow any responses to this entry through the RSS 2.0 feed. Both comments and pings are currently closed.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