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月 15th, 2007

[法]列纳尔:《胡萝卜须》

胡萝卜须是一个十来岁的小男孩,一头赭红色头发和一脸雀斑让他得此绰号。爸爸妈妈哥哥姐姐都不喜欢他,常常挖苦他拿他出气。现在胡萝卜须寄宿于圣马克学舍。校长给他的评语是:“自觉努力时成绩优异,但不能持之以恒。”(这个和我差不多。)

家书选辑:胡萝卜须给勒皮克先生的信和勒皮克先生的回信

——胡萝卜须给勒皮克先生的信
我亲爱的爸爸
  暑假里经常钓鱼,使我情绪烦躁。我两条腿上生了些疮。现在我躺在床上,护士在替我敷药膏。这些疮像钉子一样,在还没有穿头的时候,我感到很痛,穿出来之后倒也不怎么痛了。可是这些疮像小鸡那样一个个生出来。一个刚好,又有两三个冒上来。我希望不久就会痊愈。

——勒皮克先生的回信
亲爱的胡萝卜须,
  既然你现在准备去初领圣体,去听教理问答,你就应当知道人类遭受钉子之苦并非自你开始。从前耶稣基督的手脚都被钉上过钉子。那些是真正的钉子,而他却并无怨言。
               你的爱你的父亲

——胡萝卜须的给勒皮克先生的信
我亲爱的爸爸,
  我高兴地告诉你,我刚长了一颗新牙齿。虽然我还没有到年龄,但我相信这是一颗早出的牙齿,希望还会有更多的长出来。我一定要品学兼优,让你得到安慰。
                你的爱子
——勒皮克先生的回信
亲爱的胡萝卜须,
  就在你出牙齿的时候,我有一颗牙齿松动了,昨天早上它掉了。因此虽然你多了一颗牙齿,你父亲却少了一颗。所以一切没有变化;家里人牙齿的总数,仍然没有变化。
               你的爱你的父亲

——胡萝卜须的给勒皮克先生的信
我亲爱的爸爸。
  听说你要去巴黎,让我分享你游览首都的乐趣吧。我也很想认识这个地方,我的心将跟你一起去。我知道,因为学校里有功课,我不能跟你一起去旅行;但是我想趁此机会要求你替我买两本书,不知行不行。现在我有的那些书,我已经读熟了,请你替我随便挑几本。其实开卷有益,什么书都是一样的,可是我最喜欢的是佛朗索瓦-马利-阿鲁埃·德·伏尔泰的《亨利亚德》和卢梭的《新爱洛伊斯》。要是你把这些书带来(巴黎这些书很便宜),我可以保证,它们不会被学监没收的。
                 你的爱子
——勒皮克先生的回信
亲爱的胡萝卜须,
  你跟我讲起的两位作家都是跟你我一样的人,他们所做过的,你也能做到。你可以自己写几本书,随后自己读。
                你的爱你的父亲

——勒皮克先生给胡萝卜须的信
亲爱的胡萝卜须,
  今天早上收到你的信,我觉得很奇怪。我看了好几遍,也看不出所以然来。你以前的文体不是这样的,而且你在信里谈到了一些稀奇古怪的事情,我看这些事你不会懂的,我也不懂。
  过去,你总是在信中跟我们讲一些琐碎的事情,告诉我们你在学校里的名次,你在各个老师身上发现的优缺点,你的新同学的名字,你的衣服怎样了,你是否睡好、吃好等等。
  以上这些事才是关心的事情,今天这封信却看得我莫名其妙。请问你,你究竟想谈些什么?现在是冬天,你怎么谈起交游来了?你是不是要一条围巾?信上没有日期,也不知道你这是写给我的,还是写给一条狗的。你的字体好像也变了;何处分行,何时大写,都令人不可思议。总之,你好像是在嘲弄什么人;我想你在嘲弄自己吧。我现在不是在责备你,而是在提醒你。
               你的爱你的父亲
——胡萝卜须的回信
亲爱的爸爸,
  我现在功课很忙,为了跟你解释一下上一封信是怎么回事,我只想说一句话:你没有发现我那封信是用诗体写的吗?
                你的爱子

This entry was posted on 星期五, 六月 15th, 2007 at 上午 10:40 and is filed under 阁楼上. You can follow any responses to this entry through the RSS 2.0 feed. Both comments and pings are currently closed.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