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月 1st, 2004

在出发之前,写下对它的想象。在现实展开之前。

我一点也不了解,只是做着混沌无边的梦。它在中国的北方旋转,一望的土地,天空青草河流马匹,它就是中国的北方,是站在天地之间的晕眩。

一个黄昏,晚霞如锦般在草原上铺开,我看见有人翻身上马,白色模糊的影子。我认定那是草原的新娘。这是我晒了一个下午的太阳,在北京城做的荒唐梦。

大草原。
只身打马过草原。

我现在站在那条致命的分界线上,后边是迷离恍忽的梦境,前边就是真实。真实的草原。

我想,真实就是现在在时间中毫无遮拦的呈现,带着致盲的刺眼光明。这光明带给我们的,或许并不是真的光明。我们会因为这光明更加绝望。这就像在一间陌生的房间点起蜡烛,我们并不一定因为看清楚了四周而更加幸福。这世界就是那陌生的房间。

This entry was posted on 星期六, 五月 1st, 2004 at 下午 3:55 and is filed under 阁楼上. You can follow any responses to this entry through the RSS 2.0 feed. Both comments and pings are currently closed.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