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月 15th, 2010

      不是到了深深的秋天,怎么会知道一树碧无情的意思。不过,即使如此,那个“无情”还是说不出来。只是觉得无情,却不知道是什么无情。最后只好说,你这样碧绿碧绿的,真是太无情了。对象自然指的是一棵在冷风中依旧绿如夏日的树木。
     我看见的是白蜡。夏日时看那些茂密的枝叶,心生荫凉;现在去看,好像是一个通身散发着冷气的绿喷泉,不敢靠近了。这当然是最无情的。明明一切都变了嘛。时间过去了,鸟飞走了,云散了。而它却偏偏一切如故。
     不过,也有有情有义的白蜡树。此时变换了颜色,绿黄交映,或者干脆通体金黄,让人温暖炫目,好像它们懂得什么。不仅懂得,而且在诉说。可是,这样的“有情”却反而让人难过了。因为它们那黄金的衣装,每一天都在凋零,一片一片地落下来,落在地上,成为亿万落叶中无可寻觅的一员。

This entry was posted on 星期五, 十月 15th, 2010 at 上午 9:42 and is filed under 流光正徘徊. You can follow any responses to this entry through the RSS 2.0 feed. Both comments and pings are currently closed.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