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月 27th, 2010

今天的风很大,因此风为阳光扫清了到达尘世的路。我再一次感觉到,人生活在一个透明的容器中,这容器便是苍穹,它的底部是大地,有些已被污染,有些依旧美丽。我也再一次感到,仿佛有人在苍穹之上往下注视,在千万众生之中,将目光流连于我,看我穿过今天早晨初秋碧绿的树木,沐浴今日的初阳。我以同样的目光注视花坛里火红的月季,在清冷的大风里枝叶摇摆,最新绽放的那一朵状如玲珑的酒杯,重叠矜持。

我心绪不好,因为我没有能够将一个关于生命的谜题猜破。当思考落入俗套,思考得越多便会越加苦恼。但是,我也得原谅自己,不愿意交付出我的自由,将我完整的世界分割,并不是我的吝啬。我只是需要时间,需要在这样完全属于自己的重大事情上,听到内心自然而生的声音。这个声音的力量应当超越传统、习俗、道德和亲情。我在人的面孔之间分辨,在人的行为之间分辨,在道路之间分辨,在人们嘴里说的那些话语中间分辨,难道不是为了辨认出那种能称为“真”的珍贵的东西?而一个人背离了自己的本意,还能称为真吗?

我知道自己的症结。表面上意志坚决,实则却是软弱。我在意他人的感受,尤其能体味人们在俗世生活里那些不多的盼念。不幸的是,我反对的正是这些盼念,而它们却是他们的希望。

This entry was posted on 星期一, 九月 27th, 2010 at 上午 11:24 and is filed under 流光正徘徊. You can follow any responses to this entry through the RSS 2.0 feed. Both comments and pings are currently closed.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