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月 19th, 2006

春的临终

我把活着喜欢过了
先睡觉吧,小鸟们
我把活着喜欢过了

因为远处有呼唤我的东西
我把悲伤喜欢过了
可以睡觉了哟 孩子们
我把悲伤喜欢过了

我把笑喜欢过了
像穿破的鞋子
我把等待也喜欢过了
像过去的偶人

打开窗 然后一句话
让我聆听是谁在大喊
是的
因为我把恼怒喜欢过了

睡吧 小鸟们
我把活着喜欢过了
早晨,我把洗脸也喜欢过了

为什么要对小鸟们说。为什么不对小鸟们说。只能对小鸟们说。因为只有小鸟最轻柔,最知道春天的来去,最适合一颗因疲倦、悲伤和等待而柔和的心。但也许小鸟只是诗人随口呼出的一个温暖的名字,如同“孩子们”一样。他不再呼唤别的名字。
“喜欢过了”,就是不能再“喜欢”了。你不能反复吃同一个苹果,不管你如何喜欢吃它。也许你会舍不得扔那个苹果核儿,但你最后还是会扔掉的。

This entry was posted on 星期一, 六月 19th, 2006 at 上午 2:43 and is filed under 阁楼上. You can follow any responses to this entry through the RSS 2.0 feed. Both comments and pings are currently closed.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