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一月 24th, 2006

“涅索斯是希腊神话中半人半马的怪物,为宙斯之子赫拉克勒斯所杀。
涅索斯临死时劝赫拉克勒斯之妻得伊阿尼拉,
用他的鲜血提炼一种可使丈夫永远爱她的油膏,而这油膏其实是毒药。
得伊阿尼拉把它涂在白袍上献给丈夫,赫拉克勒斯中毒而死。”

想把这个古希腊悲剧中的故事改成一个新剧本。
把偶构想地剧情给C讲了一下,他提了一个非常致命地问题:
赫拉克勒斯死前对他的妻子说了什么?
C认为赫拉克勒斯地临终遗言是:你就应该给我涂上毒药,因为我爱的确实不是你!
而偶地想法是:亲爱地王后,其实你不必这么做……

C的答案和偶地正好相反,也让欧地心顿时碎了一地。
还有什么好为自己保留的。
那是谁说地话?爱就是要不断揭去不爱地假面。
哪怕最后啥也没有呢,也不能自欺欺人。
如果连这个勇气也没有,还咋整。
慢慢收拾吧。待重头收拾旧山河。
如偶现在背景音乐所唱:OH MY GOD DO I TRY I TRY ALL THE TIME ……

想起一个场景。必须必须去面对那样的时刻:
面面相对地坐在桌子边,感到自己的皮从面部开始,一张一张被揭去。
就要惨叫一声逃开,但告诉自己不能。
感激那和我度过这同一时刻而没有逃开的人。

This entry was posted on 星期五, 十一月 24th, 2006 at 上午 3:43 and is filed under 阁楼上. You can follow any responses to this entry through the RSS 2.0 feed. Both comments and pings are currently closed.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