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月 3rd, 2011

孩子,请原谅我们所有的不对  

                              文/小黑

在学生的安排下,我的生日派对在海滨公园举行。我对生日本不放在心上的,不过学生们一再要求说想要和我一起过,为了不因我的拒绝而伤害他们,我只好欣然赴约。在生日派对上,我却见到了那个我意料不到的男孩。

下了公车,看到公路对面一群欢呼雀跃的身影,他们高举着手臂摇摆着,我夹在人流里战战兢兢地刚穿过马路,他们就一哄而上把我围住。不知谁说了一句,老师,你看这是谁?便把他推到了我的面前,我的心一惊,已经很久不见了。他害羞地走到我的面前,低着头喃喃地说,老师,生日快乐,然后便又沉默了。我小心翼翼地打量他,和上次分别的时候没有多大的差别,还是消瘦地像棵蓬草,由于长的高背弯弯地,倒勾回来。不同的是,这次头上戴着一顶棒球帽,恰好遮住了眼角那道长长的伤疤。看到我冲他笑,他不好意思地挠着头,露出看起来让人难过的微笑。

这让我想到了半年前的那次匆匆的相见。

清晨我抱着书急匆匆地往课室赶,在走廊里,看到一群学生围聚在一起,好像发生了重大事情。一个男孩跑过来兴冲冲地对我说,老师,阿炜要回来上学了。我心里一惊,真的要回来了吗?看到我,他走上来打招呼问好,我问他,你要回来了吗?他好像很不好意思地点着头说,是呀,然后就没有了话。由于急着上课,我没有再和他多讲话,他说要去找班主任,然后就急匆匆地走了。可是接连两天,我却都没有看到他的书桌和身影。事情可能又发生了意料不到的变化吧!

课间,我去询问他的班主任,他的班主任很无奈地说,学校不允许他回来读书,他只有去私立学校借读了,现在正忙着办手续呢。学校怎么能够容忍一个曾经住过牢的学生呢?他会给周围的同学带来多少负面影响呀,这样想着,我就心理平衡了。慢慢地把他忘到了脑后,我每天有那么多的事情要忙碌,那么多的问题要思考,那么多的朋友要接待,哪里会有心思想到这样一个和我毫不相干的人?

可是再一次见到他,我却忽然觉得愧疚起来。曾经他是一个多么好的孩子呀!我的每节课,他都稳稳地爬着,明目张胆地睡大觉,有时候甚至呼噜声引得邻座同学起哄。三番两次地说教后,我也失去了耐心,人各有志,对于资质不够的人,只有放弃了。有一天,我忽然心绪来潮,课后把他从睡梦中抓起,拖到办公室去,威胁说要给家长打电话。听到说要打电话给家长,他警觉起来,开始向我求起情来,我严词拒绝了他。手里摇摆着话筒,我盯着他说,我要看看你父母是怎样养你这样没有出息的儿子,送到学校来睡觉,不行的话就回家去了。听到我的话,忽然两行泪从他的眼眶中滚出。我惊呆了。他说,声音依然低低的,我爸爸在外面混不管我的,你不要给我妈妈说,我不想让她为我担心,老师,我求求你了。然后他弯下腰,抢夺我手中的话筒,同时不停的道着歉。每次想起他的眼泪和那些话,我的心就一阵刺痛。

此后不久,他就从学校消失了。学生讲他因为参与一个抢劫案件,被派出所拘留了,现在正在等着法院判刑呢。我忽然想起来,他比我想象中要大很多,他已经18岁成人了,他已经在成人的世界里走了很长一段路。可是,我不明白的是,他还只是一个初二年级的学生,曾经还为求老师宽恕留下泪水。

海边,我拍着安静地坐在我身旁的他给大家说,阿炜是个内心很温柔很柔软的人,他很需要我们的关心和温暖,你们平时玩一定要带上他。他不好意思地把头埋的更深了,我不知道他对自己的同龄人是不是也同样那么沉默寡言。同学们开始起哄,老师,你太矫情了,我们关系好着呢,我们有好玩的肯定不会忘了他。听着孩子们的话,和远处隐隐的大海的轰鸣,我忽然觉的无限惭愧,和孩子们的世界相比,我好像缺少了什么,而正因为缺少的那一点点无可名状的东西,让我觉的我的世界是那么不美好。

生活在破碎中的孩子,很难再拥有一个完整的世界。作为成人世界中一个小小的分子,我为我们无法和解的父母、无法理解和尊重学生的老师,无法接纳错误的学校,无法提供改过自新的机会的社会,感到惭愧。我只是希望,我的学生,不仅仅是阿炜,你能够原谅我们所有的不对,然后努力地去生长,努力地让自己更美好。这是我,最为卑微和强烈的愿望。

 

This entry was posted on 星期五, 六月 3rd, 2011 at 下午 4:47 and is filed under 道听途说. You can follow any responses to this entry through the RSS 2.0 feed. Both comments and pings are currently closed.

3 Responses to “转:孩子,请原谅我们所有的不对 by 小黑”

  1. 贝博 Says:

    很感人

  2. 三丁 Says:

    小黑可看一下杨争光的《少年张冲六章》

  3. 潇潇 Says:

    台湾有一部电影《同班同学》,曾获1980年金马奖最佳作品奖,讲的就是小黑所述的这个题材。
    我想将小黑此文转到我空间了,没问题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