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月 13th, 2007

今天的光消失了
白天在地里栽种西红柿苗
现在她打起了呼噜
这沉重的呼吸 像从地下传来
要一次又一次扒开泥土

呼出来 再吸进去

为什么我从未觉察
她是这样活着 越来越深入
好像随时都会放弃
像一道光 无声地汇入光源  
留我在这个空房子里

我们不会再说话

这里是她的屋顶 和旧窗帘
她没有钱翻新它 
扫帚扬起灰尘 落到桌子上
她就擦桌子 每天早晨擦一遍
她的抹布永远是黑色的 无法彻底洗净 

她不在乎这些小事

重大的是整个生活 
她向我解释 我们有新的毛巾
现在这一块还能再用
我从远处赶回 用她的清水洗脸
把穿过的旧衣服给她全部带回

却忘记买一件新的给她

This entry was posted on 星期日, 五月 13th, 2007 at 下午 1:15 and is filed under 阁楼上. You can follow any responses to this entry through the RSS 2.0 feed. Both comments and pings are currently closed.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