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月 11th, 2006

  秋日 冯至 译 

主啊!是时候了。夏日曾经很盛大。
把你的阴影落在日规上,
让秋风刮过田野。

让最后的果实长得丰满,
再给它们两天南方的气候,
迫使它们成熟,
把最后的甘甜酿入浓酒。

谁这时没有房屋,就不必建筑,
谁这时孤独,就永远孤独,
就醒着,读着,写着长信,
在林荫道上来回
不安地游荡,当着落叶纷飞。

   秋日,是一年四季中最常入诗的季节。而在汉语诗歌中,悲秋之作更是浩如烟海。里尔克的这首《秋日》虽与前者同样都是感于节令,却在沉郁悲凉中自有一股深沉、绝决之力。
    秋日究竟是什么样的时辰,竟让诗人开篇即呼;“主阿,是时候了”?是夏日已逝、秋风渐起的时候;是果实丰盈、贮满甘甜的时候;但同时也是,还没有完成就再也无法完成的时候:“夏日即将消逝,谁不丰盈/谁就永远不能完成自身。”。
    让石头们呆在原地吧,到林荫路上去蒙受落叶之轻抚吧。现在已是宣判的时刻,分晓的时刻,一切生长的努力,建造的努力,都将以此刻——秋日之降临为终结。丰盈者以其丰盈进入永恒,孤独者以其孤独进入永恒。
    因而在人生盛大的夏日中,开花的就要开花,结果的要结果,建造的就要建造。每一个人都必须在在造物赋予的时光中充分地完成自身。这样的完成无可替代。而错过这样的时光,就是对造物主的犯罪,就要承担他的惩罚:蒙受孤独如蒙受落叶之纷飞。“就永远孤独”,听上去像诅咒一般,却正因为它背后有着一个无比残酷又无比公正的法则:自然。

This entry was posted on 星期日, 六月 11th, 2006 at 下午 3:26 and is filed under 阁楼上. You can follow any responses to this entry through the RSS 2.0 feed. Both comments and pings are currently closed.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