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二月 31st, 2008

由于暴风雨,一艘渔船在英吉利海峡中来回,无法靠岸。渔船属于哥哥雅克,弟弟小雅克是他的帮手。在天气短暂转晴的时刻,他们撒下了渔网,不幸的是,忽然又起了风,小雅克的胳膊夹在了吃紧的渔网和桅杆之间。水手们请求割断渔网以保住小雅克的胳膊,哥哥大雅克没有同意。那条网价值一千多镑,他下令调转渔船的方向。然而及至小雅克抽出他的胳膊,一切为时已晚。它已经死了。独臂的小雅克从此再没有出海,和妻儿过着更为贫困的生活。几年后,大雅克的渔船在一个同样的暴风雨天气,撞上了海礁,船毁人亡……
——这是莫泊桑的《在海上》。

一个马车夫收留了一条母狗。迫于这只狗不断给他制造的麻烦,以及主人要解雇他的命令,他将这只被他命名为珂珂特的狗沉入河里。水面上的气泡冒了足足五分钟。半年后,马车夫在60英里外的一条河里游泳,他发现一个物体正慢慢地顺流而来,于是游近,仔细看了半日,忽然一声惨叫,逃到岸上。他发现那正是他溺死的伙伴,它虽然被水泡胀腐烂,但它由主人亲手带上的项圈仍在上,上面写着:珂珂特小姐,XX车夫所有。车夫后来住进了疯人院,在那里,他逗弄着那条已不存在了的狗。
——这是莫泊桑的《珂珂特小姐》

两个因钓鱼而认识的好朋友,在普军围城期间,由于酒精的煽动,悄悄去一条小河边钓鱼。他们度过了最美好的一小段时光。远处的炮火,搅扰不到水面上的阳光,鱼儿照样上钩。他们忘记了身处险境。普鲁士士兵出现了,认定他们两个人是来刺探军情的奸细:谁会在这个时候出来钓鱼呢?结果,他们送了命,他们往兜里的小鱼,为普鲁士军官的晚餐添了一道汤。
——这是莫泊桑的《两个朋友》

一个在海军部供职的小职员,贫困而时刻不忘体面人应该过的那一种生活。在意外地得到三百镑奖励后,他决定带领全家出行:妻儿乘坐马车,他骑马。孩子们看到父亲骑马都很激动,而这位父亲永远也不会承认骑马对他来说,其实已经是一件难事。他夸下了海口,这对他是一种自我鼓励。他们体面的出行,很顺利,虽然骑在马上,马跑得太快时令他心惊。岔子出在归途中。在香榭丽舍大街,他的马撞倒了一位老妇人。这个为生计劳碌了一辈子的老妇人,趁机讹上了他,从此没有再离开过轮椅,她长得越来越胖,每当医生让她站起来,试着走动一下的时候,她都哭号着,表示自己再也动不了了。这位小科员不得不和妻子商量,是否把她接到家来来照顾,以节约开支……
——这是莫泊桑的《骑马》

有时,我端详着书中莫泊桑的画像,不知道他为什么会写下这些故事。

This entry was posted on 星期三, 十二月 31st, 2008 at 下午 6:06 and is filed under 阅读笔记. You can follow any responses to this entry through the RSS 2.0 feed. Both comments and pings are currently closed.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