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月 9th, 2009

我注意到,在比赛开始的时候,乌龟在阿基里斯前方十米处。在一定的时间内,阿基里斯可以无限接近乌龟,但是不可能超过它。这个我可以理解。但是理解了这个,我就没法理解,在实际的情形中,阿基里斯为什么能超过乌龟呢?

这是昨天看北野武的《阿基里斯与龟》留下的疑问。 问题是十分严肃地,尤其是当它被转化为影片中具体的故事时,竟然发现这个古老的命题并没有那么抽象,而是埋伏在很多人的生活中。虽然不能说人人都是阿基里斯,但至少可以说很多人都曾经是阿基里斯。脚步如飞,雄姿英发,觉得几步就可以超越前面那只慢吞吞的乌龟。(当然,每一个人前面的那只乌龟都会是不一样的。有的是这个龟,有的是那个龟。) 结果如何呢,当浮士德喊着这一刻我很满意,让时间停下来吧,他在人世的漫游到达了终点。

那只乌龟是不会回过头来嘲笑我们的,只有我们自己觉得,这真是一场充满讽刺的追逐。然后一面自嘲着还要一面霍霍霍地追上去,虽然最终也逮不到它。

This entry was posted on 星期五, 十月 9th, 2009 at 下午 2:51 and is filed under 观影笔记. You can follow any responses to this entry through the RSS 2.0 feed. Both comments and pings are currently closed.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