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月 1st, 2010

有一个地方我几乎要流下泪来,但是忍住了。我也不知道自己干嘛那么犟,可能是怕文广取笑我。他先前几次叫我看这个电影,都被我拒绝了。昨天正想去拨拉几下琴的时候,他又提出来,我忽然之间转了念,令他感到很奇怪,没有想到我会爽快答应。

我不是反感看电影,而是我的电影消化系统比较慢,一部接着一部,我会有一种严重的被噎着的感觉。比如《现代启示录》《死亡幻觉》好多看过的电影我都想再重看一遍,不然都要变成结石了。但是,似乎总有看不完的新电影涌现。这真让人苦恼。其实假如世界上只有一部电影可看的话,也会很有趣。

为什么八十年代看上去已是那么遥远?因为人的性情已不一样了。简直像是人种发生了变异。

我的脑子里无缘由地闪现着一个词组:精神的匮乏。这是一个很简单的词组,尤其是在学院式的高谈阔论之中。但是当我真切地感受到它的所指时,则完全是另一回事。总之我不想再谈论这些,因为这改变不了什么。不满改变不了什么,即使全世界的人都很不满。

This entry was posted on 星期一, 二月 1st, 2010 at 下午 12:54 and is filed under 观影笔记. You can follow any responses to this entry through the RSS 2.0 feed. Both comments and pings are currently closed.

One Response to “阿郎的故事”

  1. HC Says:

    说到只有一部电影可看,我倒想起我小的时候在村子里看露天电影,什么《地雷战》,《地道战》,基本上也就是有限的那么几部电影轮着放,可村里的大人孩子们照样欢天喜地的去看…那种"精神匮乏"的生活其实也很有趣很安静的…人类,真的需要看很多的电影、过很多的精神生活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