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月 14th, 2009

      ——“我总是依靠陌生人的善意。”
      我的相当一部分经验正是这样。然而昨天我体验了它的反面。也许我早该有类似的经验了,否则就简直把自己当成了仙女,逢凶化吉,遇难成祥。而回头看看周围的人,谁的鼻子不是被气歪了无数次又恢复了原貌?没有人因为一件小事就伤心而死。
      然而,令我不理解的是,这莫名其妙的恶意来自上了年纪的人。年老人的恶,比年轻人的恶,更令人感到愤怒,更像一个绝望的结局。我从来没有像昨天那样对老年人怀着极端的敌意和厌恶。确切地说,是老女人。我感到她们身上有一种腐朽、邪恶、不洁的僵尸气息,来自一颗妒火中烧的空壳般的心。
      简直太可怕了。我用这么恶毒的话去说她们。而这不过是因为,这样的羞辱,好像还来自我与她们共同的深处。她们离我太近了。几十年的时间,同一个性别。如果我早晚要成为那样的人,愿望我早早地死掉罢。

This entry was posted on 星期二, 七月 14th, 2009 at 上午 9:27 and is filed under 流光正徘徊. You can follow any responses to this entry through the RSS 2.0 feed. Both comments and pings are currently closed.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