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月 14th, 2014

北京下雪的时候,我们正从火车站出来,拖着行李,抱着小女到路边去打车。地上的雪化成糊状,千万只脚踏过,都是匆匆的旅人。雪落在头上脸上,全无一冬无雪终于如愿的喜悦,想的只是注意脚下,不要让行李箱掉到水坑里,以及如何在人群里腾挪辗转。出租车很久才有一辆,队伍却排了好长,目测能打上车至少要两个小时,于是又回头去坐地铁。地铁的入口处照样水泄不通。雪花洋洋洒洒,落在年后大大小小从各地旅行归来的行李箱上。如今回忆起来,那场景静静的,竟然没有声音。别人也是同样的感受吗?这是终于完成的新年之旅,无论其过程如何,都有一种结束临近的沉默。沉默中有放弃的千言万语。
这不是属于我的雪。
听说老家也下雪了,足足下了一尺厚。这是多年见不到的情景,大雪纷扬,覆盖村庄原野,千树万树梨花开,原本枯寂的山村忽然变成童话世界。如果我能在家该多好。下雪时无事可忙,只管坐在炉边取暖,雪停了先扫一条门前的小道,剩下的雪慢慢铲,这么厚的雪能堆一个好大的雪人在院子里!我打了好几个电话回去。第一次是快要下雪了,妹妹提前下山,担心雪封了路;第二次是雪正在下,已经下好久还不停;第三次是雪下了一尺厚,只剩母亲一个人在家,抱了被子在沙发上看电视。第四次,雪后的夜里,依旧是母亲自己在沙发上看电视,说起她白天铲雪的事,我说,雪你慢慢铲吧,堆个雪人……可是母亲会堆雪人吗?家里只有一条小狗,她堆雪人给小狗看?一场大雪只有母亲一个人看到,该是多么寂寞的事!
这一场大雪,没有落在我的时空里,我却以为是属于我的。

This entry was posted on 星期五, 二月 14th, 2014 at 下午 4:37 and is filed under 未分类. You can follow any responses to this entry through the RSS 2.0 feed. Both comments and pings are currently closed.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