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月 17th, 2009

      凡朋友在或曾在的地方,我都想去看一看,仿佛那也是他们的一部分。如果不是鬼鬼回了西宁,也许我一直都不会去那里,也不会那么迫切地想去看一看青海湖。我不知道为什么朋友们的故乡强烈地吸引着我。
      到西宁时是晚上八点多,天色依然很亮,脚下山峦起伏,连绵不绝。鬼鬼和朋友过来接我,很多时间浓缩在一起,好像去年夏天我们在海吧给她送别,不过是昨天的事情。
      晚上两个人住在宾馆,鬼鬼带了一瓶貌似很高级的酒,兴奋得不的了。可恨的是我有些发烧和牙疼,吃了药后不敢纵酒。不过也许这也是借口吧,对于酒竟然渐渐生出了敬而远之的心。两人好像也并没有说不完的话,远近的人或事,大多一句带过。
      第一天去塔尔寺。第二天去青海湖。第三天在公园划船。第四天和鬼鬼的爸爸去了西宁新建的野生动物园。
      第一次晚饭在鬼鬼家,吃她妈妈烧的秘制排骨;第二次晚饭在鬼鬼家吃的手把羊肉,肚皮都撑得疼了,平生从来没有吃过这么多的肉,也没有吃过这么好吃的羊肉;第三次晚饭在鬼鬼家吃的羊肉混沌。由于感冒和肚子疼,好不容易吃进去的羊肉混沌,都又吐出来了。鬼鬼爸爸妈妈太热情了,让我不由担心要是有朋友去我家做客,一定会觉得受到冷落。      
      鬼鬼长胖了,但她为自己找到了一个绝妙的理由。在去青海湖的路上,车窗外风光无限,鬼鬼指着那辽阔天地,对我说:我知道我为啥这么胖了,看我的家乡多辽阔。真是这样的吧。到辽阔的地方去,即使心里有阴霾,也会被大风吹散,何况心里常有的不过是尘埃般的念想。
      青海湖果真是太美了。纤尘不染的一块蓝玉,巨型的白云落在湖面上。鬼鬼说有一首歌叫星星落在湖面上,说的就是青海湖的夜晚。从前看那些美丽的图片,常常想,若能到这样的地方,死也足惜。这是真的,美令人沉溺,是要命的东西。
      我们还路过了倒淌河,就是张浅潜唱的那一首《倒淌河》:谁会拥有这片土地来唤醒沉在下面睡的我,试着打开我的世界……时光欲回去,张不开它的腿。两年前我听到这首歌,听了很多很多遍,没有想到真的能见到它。
      但为什么我总觉得这一切是浮光掠影一样,而缺少一个全神贯注的瞬间,一种真实的洞开的感觉?

This entry was posted on 星期三, 六月 17th, 2009 at 下午 4:02 and is filed under 流光正徘徊. You can follow any responses to this entry through the RSS 2.0 feed. Both comments and pings are currently closed.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