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月 25th, 2008

我越来越懒惰,是因为不知道怎么整理自己。
不知道怎么归置了,索性就随着去吧。
我的德语从第一课学到第十二课已经至少五遍了。

最后一次痛下决心,因此学到了十四课,然后又扔在半路上。

我对于过去的每一天基本上不再做总结。

没有复杂的心理活动,没有强烈的表述愿望。

我读鲁米,他真的能深深地吸引我,但我仍旧放弃了。

 

在月山站和爸爸一起等车,谈很多事。

只有他,我大言不惭地告诉他我想做什么做什么,好像也是告诉自己的。

我忽然又鼓起希望,觉着还可以走得更远一点。

而非现在这样,把时间耗费在一个窄小的世界中。

多么无谓的悲欢。

 

 

 

This entry was posted on 星期四, 九月 25th, 2008 at 下午 5:21 and is filed under 猛虎与蔷薇. You can follow any responses to this entry through the RSS 2.0 feed. Both comments and pings are currently closed.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