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月 2nd, 2005

风过惟树知,长念却无痕
    
在帮别人整理的诗稿里看见这句诗,觉得再累也可以忍受了。

要搬家了,有点点不舍。宿舍里很乱,却没有时间收拾。
有一段时间常常一个人在宿舍,打开广播,拖地,或者对着窗户装模作样地看书。
去年刚刚搬过去时,因为有了一张书桌,有一次竟然看书到天亮。不过只有一次。
还有一段时间,老爱听zz的cd里的一首歌。
火车的声音,由远及近,然后是音乐,然后又是火车的声音,由近到远。
就像一个人在我窗下驶过的火车上,靠着车窗,对着我的窗户唱歌。
唱着,火车开过去了。闭合的空间。
    
我也愿意这么唱着,从别人的窗户下经过。
不过都是我想象出来的。

    

    
 
    
     
    

This entry was posted on 星期六, 七月 2nd, 2005 at 下午 8:10 and is filed under 阁楼上. You can follow any responses to this entry through the RSS 2.0 feed. Both comments and pings are currently closed.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