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月 19th, 2007

魔鬼是一种叫做轻蔑的东西。它到我心里来或许很久了,我只是最近才认出它来。
去年夏天我第一次想到这个词,立刻感到它是最可怕的。甚于无。
它和我从前对自己和外界的认知完全违背。但现在我不知道是什么东西改变了。
似乎总有另一个我,在告诉我事物的另一面。像心底里的一股冷气。
我得承认,我非常害怕它冒上来。
我害怕它成为我的习惯,侵蚀我仍旧珍视和敬畏的那一部分。
但是,大多数时候,它对我仍然是有益的。
没有它我就不可能理解我自己,和我周围人们的生活。
ALL THE PEOPLE。都是那么认认真真、认真得让人心生敬意和爱戴地生活着,又都是那么不值一提。

This entry was posted on 星期五, 一月 19th, 2007 at 下午 8:26 and is filed under 阁楼上. You can follow any responses to this entry through the RSS 2.0 feed. Both comments and pings are currently closed.

Comments are closed.